晟典新聞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動態 > 晟典新聞

晟典實務‖“公司經營管理發生嚴重困難”之認定與預防

發布時間:2019-05-22來源:廣東晟典律師事務所

作者:黃霆

《公司法》第一百八十二條規定“公司經營管理發生嚴重困難,繼續存續會使股東利益受到重大損失,通過其他途徑不能解決的,持有公司全部股東表決權百分之十以上的股東,可以請求人民法院解散公司”。從法律層面對“公司經營管理發生嚴重困難”進行認定,有別于經濟層面的判斷。

一、“公司經營管理發生嚴重困難”的內涵要素

(一)從文義角度理解

經營,含有籌劃、謀劃、計劃、規劃、組織、治理、管理等詞義。在《現代漢語詞典》中的解釋為:(一)籌劃并管理(企業等);(二)泛指計劃和組織。管理,是指一定組織中的管理者,通過實施計劃、組織、領導、協調、控制等職能來協調他人的活動,使別人同自己一起實現既定目標的活動過程。經營和管理相比,經營側重指動態性謀劃對外發展的內涵,而管理側重指對內使其正常合理地運轉。經營和管理是有所關聯,又有所區別的。

從文義上理解,“公司經營管理發生嚴重困難”應包括兩個要素,一為“對外經營發生嚴重困難”,二為“對內管理發生嚴重困難”。

(二)從立法邏輯角度理解

《公司法解釋二》第一條第2款:股東以知情權、利潤分配請求權等權益受到損害,或者公司虧損、財產不足以償還全部債務,以及公司被吊銷企業法人營業執照未進行清算等為由,提起解散公司訴訟的,人民法院不予受理。

根據上述規定可知,股東僅以公司虧損、財產不足以償還全部債務為由提起解散公司訴訟的,人民法院不予受理。即單獨的、經濟層面的“公司虧損”、“財產不足以償還全部債務”的“對外經營發生嚴重困難”情形,不能等同視為法律上的“公司經營管理發生嚴重困難”,由此可知,“對外經營發生嚴重困難”只是“公司經營管理發生嚴重困難”的要素之一。

(三)從司法判例角度理解

在仕豐科技有限公司與富鈞新型復合材料(太倉)有限公司、第三人永利集團有限公司解散糾紛一案[案號:最高人民法院(2011)民四終字第29號]中,法院認為,“公司經營管理嚴重困難包括兩種情況:一是公司權力運行發生嚴重困難,股東會、董事會等權力機構和管理機構無法正常運行,無法對公司的任何事項作出任何決議,即公司僵局情形;二是公司的業務經營發生嚴重困難,公司經營不善、嚴重虧損”。

(四)結論

綜上分析,法律層面上“公司經營管理發生嚴重困難”的內涵要素,應當包括“公司(權力運行)管理發生嚴重困難”和“公司(業務開展)經營發生嚴重困難”兩個方面。


二、“公司經營管理發生嚴重困難”的認定

1.關聯規范

《公司法解釋二》第一條規定:單獨或者合計持有公司全部股東表決權百分之十以上的股東,以下列事由之一提起解散公司訴訟,并符合公司法第一百八十二條規定的,人民法院應予受理:(一)公司持續兩年以上無法召開股東會或者股東大會,公司經營管理發生嚴重困難的;(二)股東表決時無法達到法定或者公司章程規定的比例,持續兩年以上不能做出有效的股東會或者股東大會決議,公司經營管理發生嚴重困難的;(三)公司董事長期沖突,且無法通過股東會或者股東大會解決,公司經營管理發生嚴重困難的;(四)經營管理發生其他嚴重困難,公司繼續存續會使股東利益受到重大損失的情形。股東以知情權、利潤分配請求權等權益受到損害,或者公司虧損、財產不足以償還全部債務,以及公司被吊銷企業法人營業執照未進行清算等為由,提起解散公司訴訟的,人民法院不予受理。

2.實務分析

上述關聯規范規定的情形,既是法院對公司解散之訴的立案受理條件,也是法院認定是否屬于經營管理發生嚴重困難的裁判依據。

(1)由上述規定可知,即使公司“股東會持續兩年以上無法召開”或“股東會持續兩年以上無法形成有效決議”或“公司董事長期沖突無法解決”,也不能據此直接認定“公司經營管理(已屬于)發生嚴重困難(的情形)”。公司“股東會持續兩年以上無法召開”或“股東會持續兩年以上無法形成有效決議”或“公司董事長期沖突無法解決”,且導致“公司經營管理發生嚴重困難的”,才屬于股東可訴求解散公司的事由。

(2)“公司持續兩年以上無法召開股東會或者股東大會”中的“無法召開”,是指應當召開而未能召開,其主要表現為“無人召集”或“召集之后沒有股東出席會議”。

(3)“股東表決時無法達到法定或者公司章程規定的比例,持續兩年以上不能做出有效的股東會或者股東大會決議”,其中的“股東表決時無法達到法定或者公司章程規定的比例”的情況,應指出席的股東人數及其所持有的表決權無法達到法定或者公司章程規定的比例而導致會議召開無效,以及在進行表決時未達足夠比例的股東(及其持有的表決權)對會議議題投出贊成票(而投出反對票或棄權票)。依照《公司法解釋四》第五條的規定,前述“股東表決時無法達到法定或者公司章程規定的比例”應屬于“公司決議不成立”的情形,因此適用該條款時的審查重點應在于公司決議是否成立;如依法成立,再繼續審查“持續兩年以上不能做出有效的股東會或者股東大會決議”的問題?!壩行У墓啥嶧蛘吖啥蠡峋鲆欏?,是指做出的股東會或者股東大會決議內容不違反法律、行政法規,至于決議依法是否可撤銷則并非審查重點。

(4)公司董事,一般由股東推薦人選后經股東會選舉產生;而在投融資活動中,投資方通常將要求擁有董事會席位作為投資行為的先決條件,“經股東會選舉”僅系程序要件行為。董事長期沖突,往往就是股東沖突的縮影甚至就是股東之間的沖突,因此,“公司董事長期沖突且無法通過股東會或者股東大會解決”的后果,通常就是“股東表決時無法達到法定或者公司章程規定的比例,持續兩年以上不能做出有效的股東會或者股東大會決議”。

(5)與《公司法解釋二》第一條第1款第1、2、3項規定的條件相比,作為兜底條款的第4項“經營管理發生其他嚴重困難,公司繼續存續會使股東利益受到重大損失的情形”,在訴訟立案中援用作為提起公司解散之訴的法律依據時,需要首先證明公司存在“經營管理發生其他嚴重困難”,其次需要進一步證明“公司繼續存續會使股東利益受到重大損失”。

?①關于對經營管理發生“其他嚴重困難”的認定

可以參考在馬美華等訴無錫禾潤泰紡織有限公司公司解散一案[案號:江蘇省無錫市中級人民法院(2011)錫商終字第626號]中的情形和借鑒其分析路徑。在該案中,法院認為“有限公司的股東有條件召開股東會(或形成決議)而連續兩年未召開股東會的,雖然不能認定為公司已陷入股東會僵局或者表決權僵局,但是有限公司的控股股東利用其控制地位,侵占公司的資產和商業機會,并進行關聯方利益輸送,導致公司的人格和經營性特征發生根本性變化,并喪失經營條件的,屬于‘經營管理發生嚴重困難,公司繼續存續會使股東利益受到重大損失的’情形,如無其他解決途徑的,人民法院可根據股東的請求依法判決公司解散”。

②關于“公司繼續存續會使股東利益受到重大損失”的認定

在合肥市金屬材料總公司與安徽中億物資儲運有限公司公司解散糾紛一案[案號:安徽省高級人民法院(2014)皖民二終字第00161號]中,法院認為“公司繼續存續會使會使股東利益受到重大損失,一般是指在公司經營管理已發生嚴重困難的狀態下,已不能正??咕疃?公司資產的保值和增值不能得到有效維持并不斷減損”。

在全天電視發展有限公司因與香港藝傳國際有限公司、四川省有線電視實業開發公司公司解散糾紛一案[案號:四川省高級人民法院(2015)川民終字第1141號]中,法院認為“全天公司長期由實業公司委派的董事單方進行管理,藝傳公司未能基于其投資享有適當的公司決策、管理和監督的股東權利,在全天公司早已停止業務經營的情況下,該公司繼續存續將會造成公司財產持續損耗,致使各方股東利益受到重大損失”。

前述所列舉的兩個判例,法院均認為公司在“經營管理發生嚴重困難”的情形下,“已不能正??咕疃?,且將會造成公司“財產持續損耗”的,故認定為“繼續存續會使股東利益受到重大損失”。法院的上述認定未對公司“已造成實際損失”以及“重大損失的具體金額”進行審查或要求原告舉證,故可認為法院的上述認定屬于依法推定。

(6)公司經營虧損不屬于“公司經營管理發生嚴重困難”的情形。

在呂志明、泉州市威達機械制造有限公司公司解散糾紛一案[福建省泉州市中級人民法院(2016)閩05民終129號]中,法院認為“法律規定的‘公司經營管理發生嚴重困難’的判斷標準,應當從公司的股東會、董事會或執行董事、監事會或監事的運行狀況來進行綜合分析,側重點在于公司管理方面存有嚴重內部障礙,內部運營機制失靈,導致經營決策無法作出,并非呂志明主張的公司生產規模縮小、公司負債、虧損等經營性困難”。

(7)公司處于盈利狀態仍可能認定為“公司經營管理發生嚴重困難”。

2012年4月,最高人民法院將“林方清訴常熟市凱萊實業有限公司、戴小明公司解散糾紛案”作為第8號指導性案例予以發布,并總結了裁判要點“公司法第一百八十二條將‘公司經營管理發生嚴重困難’作為股東提起解散公司之訴的條件之一。判斷‘公司經營管理是否發生嚴重困難’,應從公司組織機構的運行狀態進行綜合分析。公司雖處于盈利狀態,但其股東會機制長期失靈,內部管理有嚴重障礙,已陷入僵局狀態,可以認定為公司經營管理發生嚴重困難。對于符合公司法及相關司法解釋規定的其他條件的,人民法院可以依法判決公司解散”。


三、“公司經營管理發生嚴重困難”的裁判實質

“公司經營管理發生嚴重困難”的法律內涵要素,雖然包括“公司(權力運行)管理發生嚴重困難”和“公司(業務開展)經營發生嚴重困難”兩個方面,但這兩方面因素在公司解散糾紛中的考量和影響,法院的裁判規則已體現得十分明顯。

(一)被訴公司權力機構運行管理發生嚴重困難的,不管業務經營是否發生嚴重困難,一般認定為“公司經營管理發生嚴重困難”。

1.參考案例1:仕豐科技有限公司與富鈞新型復合材料(太倉)有限公司、第三人永利集團有限公司解散糾紛案[案號:最高人民法院(2011)民四終字第29號]

最高人民法院認為“自2005年4月起,永利公司和仕豐公司因富鈞公司的廠房租賃交易、公司治理結構安排、專利權許可使用等問題發生了實質分歧,股東之間逐漸喪失了信任和合作基礎。富鈞公司董事會不僅長期處于無法召開的狀態,而且在永利公司和仕豐公司各自律師的協調下召開的唯一一次臨時董事會中,也因為雙方股東存在重大分歧而無法按照章程規定的表決權比例要求形成董事會決議。富鈞公司權力決策機制長期失靈,無法運行長達七年時間,屬于《公司法司法解釋(二)》第一款第(一)、(二)項規定的經營管理嚴重困難的公司僵局情形”。在該案例中,法院未對“公司(業務)經營是否發生嚴重困難”進行審查。

2.類似判例:林方清訴常熟市凱萊實業有限公司、戴小明公司解散糾紛案[案號:(2010)蘇商終字第0043號]

(二)被訴公司業務經營發生嚴重困難,但權力機構運行管理未存在嚴重困難的,一般不認定為“公司經營管理發生嚴重困難”。

1.參考案例1:吉林薈冠投資有限公司及第三人東證融成資本管理有限公司與長春東北亞物流有限公司、第三人董占琴公司解散糾紛案[案號:最高人民法院(2017)最高法民申2148號]

最高人民法院認為“判斷公司的經營管理是否出現嚴重困難,應當從公司組織機構的運行狀態進行綜合分析,公司是否處于盈利狀態并非判斷公司經營管理發生嚴重困難的必要條件。其側重點在于公司經營管理是否存在嚴重的內部障礙,股東會或董事會是否因矛盾激化而處于僵持狀態,一方股東無法有效參與公司經營管理。就本案而言,可以從董事會、股東會及監事會運行機制三個方面進行綜合分析”。

2.類似判例:呂志明、泉州市威達機械制造有限公司公司解散糾紛一案[福建省泉州市中級人民法院(2016)閩05民終129號]

(三)綜上可知,當下在“公司解散糾紛”司法審判實踐中,“公司經營管理發生嚴重困難”實質上是指及僅指公司權力(組織)機構運行管理狀態發生嚴重困難。


四、“公司經營管理發生嚴重困難”的防范

“解散公司對公司而言,是最嚴厲、最具破壞性的結果,若非萬不得已,就不宜選擇解散公司的辦法來解決股東之間的爭議,以保持市場主體的穩定性、嚴肅性”。相對于市場,作為公司發起人的股東最在意的想必還是自身公司的穩定、存續和發展。那么作為市場的主體,公司企業可以如何預防陷入“公司經營管理發生嚴重困難”的情形?創設一套優良的管理制度尤其是重視公司章程的設計,是比較有效的方法。

以有限責任公司為例,一套優良的公司權力機構管理制度,至少應包括以下幾個方面的內容:

(一)股東之間的持股比例設計應避免僵局發生。

除公司法強制規定“股東會會議作出修改公司章程、增加或者減少注冊資本的決議,以及公司合并、分立、解散或者變更公司形式的決議,必須經代表三分之二以上表決權的股東通過”,其余事項公司章程可以規定經代表過半數表決權的股東通過即可。據此,延伸出:單一股東或者具備一致行動人性質的若干個股東合計的占股在67%或以上的,稱為絕對控股股東;單一股東或者具備一致行動人性質的若干個股東合計的占股在51%或以上但在67%以下的,稱為相對控股股東。在公司創設時,公司的股權設計宜遵循上述規則,可以有效避免公司的股東會(權利機構)運行管理狀態發生僵局情形。

(二)如持股比例的設計容易使公司陷入僵局,則應調整表決權規則。

大多數公司的股東表決權,都是由股東按照出資比例行使。公司法規定的基本原則也是如此。但同時,公司法也規定了“公司章程另有規定的除外”,即公司章程規定公司股東的表決權不按照股東的出資比例行使,同樣合法有效。因此,假設公司的兩位股東持股比例各為50%,但同時章程規定其中一位股東持有51%或者67%的表決權的,也可以避免公司管理陷入僵局。

(三)股東會應有詳細實用的召集、議事和表決規則。

公司法中對股東會的議事方式和表決程序的規定,而將進一步明確和設計的權利授予給了公司章程。在公司章程中,應對股東會的召集程序、議事規則、表決程序等作為詳細的規定,為股東會的召開、議題討論和決議作出,掃除制度障礙。

(四)公司如設立董事會,應當明確約定董事職務的委派及解除事項,同時明確規定相應的召集、議事和表決規則。

根據公司法第四十六條的規定,董事會可以理解為股東會的常設機構,在股東會閉會期間,行使公司管理的職權。日常經營中,股東之間的沖突發生,往往源于董事之間的沖突。因此,僅科學設計股東持股比例和股東會議事規則,還不足有效預防公司組織機構運行狀態發生困難。新近出臺的《公司法解釋五》對公司董事職務的解除作出了有關規定,為董事會管理制度的完善提供了司法支持。董事會中也應當規定有相應的召集、議事和表決規則,其理由與股東會的相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