晟典新聞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動態 > 晟典新聞

晟典實務‖《公司法解釋五》之訴訟實務探討

發布時間:2019-05-21來源:廣東晟典律師事務所

作者:黃霆

2019年4月28日,最高人民法院發布《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法>若干問題的規定(五)》(以下簡稱《公司法解釋五》),就關聯交易的無效與撤銷、董事職務的解除、公司分配利潤的時限、有限責任公司股東分歧解決等糾紛案件適用法律問題作出了規定。

本文從公司訴訟實務角度展開探討。


一、關于關聯交易之訴

【法條】《公司法解釋五》第一條:關聯交易損害公司利益,原告公司依據公司法第二十一條規定請求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董事、監事、高級管理人員賠償所造成的損失,被告僅以該交易已經履行了信息披露、經股東會或者股東大會同意等法律、行政法規或者公司章程規定的程序為由抗辯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公司沒有提起訴訟的,符合公司法第一百五十一條第一款規定條件的股東,可以依據公司法第一百五十一條第二款、第三款規定向人民法院提起訴訟。

【訴訟實務】

【注釋】

?關于當“公司沒有提起訴訟”,股東依法提起訴訟時,應當將“公司”列為第三人的依據分析:(1)《公司法解釋四》第二十四條對“股東代表訴訟”案件中的訴訟當事人身份做出了明確規定:符合公司法第一百五十一條第一款規定條件的股東,依據公司法第一百五十一條第二款、第三款規定,直接對董事、監事、高級管理人員或者他人提起訴訟的,應當列公司為第三人參加訴訟。(2)《公司法解釋五》第一條第二款規定的提起訴訟的股東的身份要求、援用的法律依據,與《公司法解釋四》第二十四條的規定如出一轍;同時,考慮到關聯交易損害責任糾紛同屬于“股東代表訴訟”,訴訟利益歸屬于公司所有的性質,可以得出上述分析結論。

關于該項訴訟的訴訟時效為3年(自權利人知道或者應當知道權利受到損害以及義務人之日起計算)的依據分析:(1)“股東代表訴訟權”,主要源于《公司法》第一百五十一條,該條第三款規定“他人侵犯公司合法權益,給公司造成損失的,本條第一款規定的股東可以依照前兩款的規定向人民法院提起訴訟”,由此可見“股東代表訴訟”屬于侵權損害賠償責任之訴的范疇。此外,案由“關聯交易損害責任糾紛”本身的表述即帶有“損害責任”的字眼,其內涵不言而明。(2)《民法總則》第一百八十八條規定“向人民法院請求?;っ袷氯ɡ乃咚鮮斃詡湮?。法律另有規定的,依照其規定。訴訟時效期間自權利人知道或者應當知道權利受到損害以及義務人之日起計算。法律另有規定的,依照其規定。但是自權利受到損害之日起超過二十年的,人民法院不予?;?;有特殊情況的,人民法院可以根據權利人的申請決定延長”,確立了一般請求權的訴訟時效期間為三年的基本原則?!睹穹ㄗ茉頡返諞話倬攀醵浴扒肭筧ú皇視盟咚鮮斃У墓娑ā鋇那樾?,以列舉和使用兜底條款的方式進行了明確。這里值得一提的是其中第1款規定的“(一)請求停止侵害、排除妨礙、消除危險”的請求權,該項應當屬于不具有財產內容的請求權即絕對權請求權,而并非債權請求權,絕對權請求權關系到作為民事主體的人的人格存續、生存利益以及倫理道德問題,故不適用訴訟時效。而《規定》第一條所述的“關聯交易損害責任糾紛”,顯然不屬于絕對權請求權,因此可以得出上述分析結論。

抗辯要點視個案而定,以上舉例僅供參考。下同。


【法條】

《公司法解釋五》第二條:關聯交易合同存在無效或者可撤銷情形,公司沒有起訴合同相對方的,符合公司法第一百五十一條第一款規定條件的股東,可以依據公司法第一百五十一條第二款、第三款規定向人民法院提起訴訟。

【訴訟實務】

【注釋】

?關于主張確認合同無效的訴訟時效為“不受訴訟時效的限制”的依據分析:第一,從確認合同無效請求權的性質進行分析,確認合同無效請求權雖表面上稱為請求權,但其性質為實體法上的形成權,故不屬于訴訟時效的客體,不應適用訴訟時效制度。若該形成權受期間限制,也應受除斥期的約束而非訴訟時效的約束。第二,從無效合同的立法目的進行分析,確認合同無效請求權適用訴訟時效制度有違無效合同制度維護社會公共利益的立法目的。確認合同無效是法律對合同效力的價值評判。正是因為無效本質上具有違法性,是對社會秩序的違反,如果對這種違法行為適用訴訟時效制度,就意味著法律容忍了這種違法行為并接受了其相應的后果,“違法的合同將變成為合法的合同,違法的行為將變成合法的行為,違法的利益將變成為合法的利益,這顯然是不符合立法的宗旨和目的,也與法律秩序的形成相矛盾”。第三,從訴訟時效制度的立法目的角度進行分析,法律設立訴訟時效制度的目的之一是督促權利人行使權利以便盡快穩定交易秩序。但合同無效則因其違反了法律或社會公共利益,并不以當事人積極行使權利作為其要件,第三人以及人民法院、仲裁機構均可以申請或者依職權主動確認合同無效,因此,其不符合作為訴訟時效客體的權利的特征也不符合訴訟時效制度的立法目的。[說明:以上內容摘自《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民事案件訴訟時效司法解釋理解與適用》(最高人民法院民事審判第二庭編著]

關于主張撤銷合同的訴訟時效為1年(自權利人知道或者應當知道撤銷事由之日起計算)的依據分析:(1)《合同法》第五十五條規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撤銷權消滅:(一)具有撤銷權的當事人自知道或者應當知道撤銷事由之日起一年內沒有行使撤銷權;(二)具有撤銷權的當事人知道撤銷事由后明確表示或者以自己的行為放棄撤銷權”?!蹲罡呷嗣穹ㄔ汗賾諫罄礱袷擄訃視盟咚鮮斃е貧熱舾晌侍獾墓娑ā返諂嚀豕娑ā跋磧諧廢ǖ牡筆氯艘環角肭蟪廢賢?,應適用合同法第五十五條關于一年除斥期間的規定。對方當事人對撤銷合同請求權提出訴訟時效抗辯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合同被撤銷,返還財產、賠償損失請求權的訴訟時效期間從合同被撤銷之日起計算”,因此可以得出上述分析結論。

【延伸思考】

問題提出:

甲公司與乙公司之間形成一起關聯交易,且該關聯交易存在無效(或者可撤銷)的情形。其后,乙公司將在上述交易完成中所取得的合同標的物,依照市場合理價格轉讓給了丙公司(為善意取得方),并已完成交付。此時,甲公司能否以乙公司為被告、以丙公司為第三人,主張返還合同標的物?

筆者認為:

甲公司僅能起訴乙公司,依法請求法院判令確認該起關聯交易的合同無效(或,判令撤銷該起關聯交易合同),同時請求法院判令乙公司向甲公司賠償損失。

有關依據:

1.《物權法》第一百零六條規定:無處分權人將不動產或者動產轉讓給受讓人的,所有權人有權追回;除法律另有規定外,符合下列情形的,受讓人取得該不動產或者動產的所有權:(一)受讓人受讓該不動產或者動產時是善意的;(二)以合理的價格轉讓;(三)轉讓的不動產或者動產依照法律規定應當登記的已經登記,不需要登記的已經交付給受讓人。受讓人依照前款規定取得不動產或者動產的所有權的,原所有權人有權向無處分權人請求賠償損失。

2.《公司法解釋四》第六條規定:股東會或者股東大會、董事會決議被人民法院判決確認無效或者撤銷的,公司依據該決議與善意相對人形成的民事法律關系不受影響。

3.《公司法解釋五》中未對關聯交易合同被人民法院判決確認無效或者撤銷后,關聯交易當事方與善意相對人形成的民事法律關系的處理進行規定。但筆者認為,參照《物權法》第一百零六條、《公司法解釋四》第六條的規定進行處理。在上述案例中,即使甲乙公司之間的該起關聯交易合同被人民法院判決確認無效(或者撤銷),基于丙方為善意相對人的情況,甲方也僅能請求法院判令乙公司向甲公司賠償損失,而不能向丙方主張返還合同標的物。 


二、關于董事職務的解除與離職補償之訴

【法條】《公司法解釋五》第三條:董事任期屆滿前被股東會或者股東大會有效決議解除職務,其主張解除不發生法律效力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董事職務被解除后,因補償與公司發生糾紛提起訴訟的,人民法院應當依據法律、行政法規、公司章程的規定或者合同的約定,綜合考慮解除的原因、剩余任期、董事薪酬等因素,確定是否補償以及補償的合理數額。

【訴訟實務】

【延伸思考】

《公司法解釋五》第三條的規定,將對公司治理和公司顧問律師的實務工作帶來積極影響。我國目前營利法人數量巨大,但眾多營利法人在公司治理方面仍處于有待規范的階段。根據上述規定,除了可以在公司章程中對公司董事的有關職務內容作出一般性的約定之外,公司還可以在完成董事選舉之前,與董事候選人就《董事委托合同》的關鍵事項進行磋商,達成一致后,要求董事候選人單方出具關于獲選董事后同意簽署擬定的《董事委托合同》的《承諾書》;董事獲選之后,公司即與董事簽署在先擬定的《董事委托合同》,在《董事委托合同》中對任期內的董事職務要求、公司解除董事職務的權利與條件、董事薪酬、董事離職后保密義務等事項做出明確具體的約定,為公司將來如需要對董事行使職務解除權時,創設有利條件,降低補償風險。


關于盈余分配中的決議撤銷之訴

【法條】《公司法解釋五》第四條:分配利潤的股東會或者股東大會決議作出后,公司應當在決議載明的時間內完成利潤分配。決議沒有載明時間的,以公司章程規定的為準。決議、章程中均未規定時間或者時間超過一年的,公司應當自決議作出之日起一年內完成利潤分配。

決議中載明的利潤分配完成時間超過公司章程規定時間的,股東可以依據公司法第二十二條第二款規定請求人民法院撤銷決議中關于該時間的規定。

【訴訟實務】

【注釋】

?《公司法解釋五》第四條明確了在涉及分配利潤的決議中,可以依法僅撤銷關于“利潤分配完成的時間”,而不撤銷該項下的具體利潤分配方案,但根據“最高人民法院民二庭相關負責人就《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法>若干問題的規定(五)》答記者問”中的意見,如果該“利潤分配完成的時間”項與該項決議的其他部分密不可分的,則不能單獨主張撤銷“利潤分配完成的時間”。故關于“利潤分配完成的時間”能否撤銷,需要法院根據案件審理情況具體確定。這也提醒了公司顧問律師,在協助公司起草、確定股東(大)會的議題時,應當把握好其中的分寸,作出相應的風險提示。

關于該項訴訟的訴訟時效為自決議作出之日起60日內的依據:《公司法》第二十二條第2款:股東會或者股東大會、董事會的會議召集程序、表決方式違反法律、行政法規或者公司章程,或者決議內容違反公司章程的,股東可以自決議作出之日起六十日內,請求人民法院撤銷。

【延伸思考】

(一)參照《公司法解釋五》第四條的規定,是否可以認為:公司股東(大)會的決議可以依法主張部分撤銷,決議的部分撤銷不影響其他部分的效力,但撤銷部分與其他部分密不可分的情形除外。

筆者認為可以。理由如下:

1. 從私權利角度而言,“法無明文禁止即自由”?!豆痙ā芳壩泄叵中蟹?、法規并未對“公司股東(大)會的決議可以依法主張部分撤銷,決議的部分撤銷不影響其他部分的效力”作出禁止性規定。而本次出臺的《公司法解釋五》第四條明確了公司決議可以有條件的被部分撤銷。

2. 從公司治理效益角度來看,在日常經營中,公司依法召開股東(大)會并非一件簡單的工作,其有著嚴格的程序和實體要求,往往需要耗費大量的人力物力。如果公司股東(大)會作出的某項決議存在部分瑕疵,而僅有該部分瑕疵對股東的權益造成侵害,其余部分對股東有利,股東如能僅針對“該部分瑕疵”提出撤銷之訴,而并不影響決議其余部分內容的執行,顯然可以在規范公司治理和保障股東權利之間的取得平衡,實現利益最大化。這也符合《公司法解釋五》致力于引導股東解決分歧,保障公司正常經營,避免公司陷入治理僵局的司法精神。

(二)《公司法解釋五》第四條的規定具有重大現實意義。現實中,不乏公司大股東或實際控制人基于各種因素考量而拖延、拒絕做出利潤分配方案的決議,或者做出的利潤分配方案決議缺乏執行時效性,嚴重損害中小股東利益。在《公司法解釋五》第四條出臺之前,權益受到侵害的股東,當面臨公司股東(大)會做出的利潤分配方案的決議缺乏執行時效性時,僅能在符合條件的情況下援用《公司法》七十四的規定,被迫行使異議股東的股權收購請求權,但這不僅無法及時保障股東的分紅權,也與股東可能希望繼續持有公司股權而得到相應投資回報的目標不符;而發生關于利潤分配方案的“決議撤銷糾紛”時,如果股東不能僅主張撤銷關于“利潤分配完成的時間”,而必須一并主張撤銷“具體分配方案的有效決議”的話,那么即使該股東的請求最終得到法院支持,其也可能面臨更壞的結果:公司股東(大)會無法再次做出關于利潤分配方案的有效決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