晟典新聞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動態 > 晟典新聞

晟典實務‖人民法院代扣、代征民間借貸利息個稅的程序法依據探究

發布時間:2019-05-21來源:廣東晟典律師事務所

作者:王永敬 劉雙雙

【前言】

近期,原州區人民法院、彭陽縣人民法院、郴州市人民法院、泗縣人民法院分別與當地稅務局發布聯合公告,就執行民間借貸糾紛案件中當事人取得的利息收入按20%征收個人所得稅,由當事人自行辦理納稅申報繳納稅款或由法院代扣或代征稅款,該種稅務機關與人民法院聯合執法的舉措一時成為宣傳熱點,甚至有進一步被推廣和被仿效的可能。

該種就個稅征收的聯合管控舉措,在很大程度上確實能提高稅款征收效率。但依法行政乃是行政效率的合法性前提,公權力之行使,應以法律之規定為依據。稅務機關委托人民法院參與征稅的管控、甚至代征代扣,是否具有《稅收征收管理法》等稅收程序法的依據?人民法院作為在《憲法》、《人民法院組織法》等憲制性法律框架下的審判機關,是否有義務、有權利、有資格代征、代扣稅款?人民法院代征、代扣稅款的行為能否從《人民法院組織法》、《民事訴訟法》等法律中找到依據?

帶著這些問題,本文試從程序法角度對該事項是否合法合規進行探索和分析。


【分析和意見】

一、人民法院與稅務局聯合征稅概況

二、人民法院作為司法審判機關,聯合進行稅收征管無法律依據,違反人民法院法定職責及憲制性責任

《人民法院組織法》第二條規定,人民法院是國家的審判機關?!度嗣穹ㄔ鶴櫓ā返詼頌豕娑?,人民法院根據工作需要,可以設必要的審判輔助機構和行政管理機構。因此,人民法院作為司法審判機關,依法履行審判、執行等職責,即便根據需要設立必要的行政管理機構,也是為審判工作提供輔助,而稅收聯合征管并非審判工作,也非審判輔助工作,無相關依據應由法院履行,違反了法院的法定職責,也違背了《憲法》、《人民法院組織法》賦予法院的憲制性責任。

此外,按《稅收征收管理法》等稅收程序法,稅款的征收屬于稅務機關的權力和職責,人民法院在稅收程序法中并不享有征稅權力及職責,因此人民法院無權主動就稅務機關尚未征稅的所得作出征稅決定或聯合稅務機關作出征稅決定。 

三、人民法院就民間借貸糾紛案件利息收入代扣代繳、強制扣留個稅違反稅法

《個人所得稅扣繳申報管理辦法(試行)》第二條對扣繳義務人作了明確定義,即指向個人支付所得的單位或者個人。這里的“支付”不是單純的款項劃轉,而是作為接受服務的一方向提供服務的一方進行對價“支付”行為。但在民間借貸糾紛案件中,接受民間借貸服務的一方應是當事人一方,而非法院,即便要對利息收入征收個稅,也應由支付利息的一方當事人作為法定的扣繳義務人,法院僅僅是資金的中轉站,不屬于法定的扣繳義務人。

《稅收征收管理法》第三十條規定,扣繳義務人依照法律、行政法規的規定履行代扣、代收稅款的義務。對法律、行政法規沒有規定負有代扣、代收稅款義務的單位和個人,稅務機關不得要求其履行代扣、代收稅款義務。因此,對于稅法上不負有代扣稅款義務的法院,稅務機關不得要求法院履行代扣稅款義務,法院也不應自行代扣稅款。

此外,原州區法院在當事人拒絕繳納稅款時強制代扣稅款后集中向稅務機關繳納的行為也不符合法律規定。從代扣代繳的角度,若由稅務機關之外的單位或個人行使該項扣稅權利,則該單位也應屬于法定扣繳義務人。原州區法院非法定的民間借貸利息個稅扣繳義務人,不應對該利息收入的個稅進行代扣。如果強制代扣稅款是基于公權力,帶有一定的公權強制力,則人民法院的此舉有?!端笆照魘展芾矸ā芳啊度嗣穹ㄔ鶴櫓ā?,屬于越權。 

四、人民法院受托代征稅款違反稅法等行政法律法規

根據《委托代征管理辦法》第四條規定,稅務機關不得將法律、行政法規已確定的代扣代繳、代收代繳稅收,委托他人代征。民間借貸利息收入的法定扣繳義務人應為支付利息的一方,稅務機關將應由支付利息的一方履行的代扣代繳義務向法院委托代征,不符合該辦法規定。

此外,《委托代征管理辦法》第六條規定,代征人為行政、事業、企業單位及其他社會組織的,應當同時具備下列條件:......(三)有熟悉相關稅收法律、法規的工作人員,能依法履行稅收代征工作?!段寫鞴芾戇旆ā方齬娑ㄋ拔窕乜晌行姓?、事業、企業單位代征稅款,并未規定可委托司法審判機關代征稅款。按照行政法基本規則,行政委托是行政機關在其職權職責范圍內依法將其行政職權或行政事項委托給有關行政機關、社會組織或者個人,受委托者以委托機關的名義實施管理行為和行使職權,并由委托機關承擔法律責任。行政機關委托司法機關行使行政權力,違背基本的公法(權力法)基本準則。

人民法院不屬于行政、事業、企業單位及其他社會組織,不具備行政委托的受托人主體資格,不屬于《委托代征管理辦法》規定的代征人主體類型,以任何形式為稅務機關代征稅款,除不符合其自身職能定位外,也違背了稅法、行政法關于委托代征稅款及行政委托的規定。

【結語】

從《憲法》到《全國人大組織法》、《人民法院組織法》、《地方各級人民代表大會和地方各級人民政府組織法》等組織法角度,各級人民法院具有同級權力機關監督下的“一府兩院一委”的權力定位,其在國家權力結構中的地位也是高于同級稅務機關的,反過來直接或變相代稅務機關履行征稅職責,不僅與其司法專職不符,也是自降憲制性地位。

依法行政是稅務機關的基本職責,而人民法院對依法行政具有司法審判權和合法性最終認定權。當人民法院代稅務機關行使征稅權時,將可能構成權力定位錯位、混亂以及角色沖突。

人民法院屬于司法審判機關,依法行使審判、執行等職能,不具備征稅權,不具備受托征稅主體資格,不應由其履行稅款聯合征收職責,也無權決定或聯合稅務機關決定對某一稅款進行征收。同時,人民法院不屬于《稅收征收管理法》等稅收法律法規規定的扣繳義務人,也不存在代扣代繳稅款的義務。